内容显示页
坚持学业,与病共处 他们在追梦路上
发布时间: 2020-08-19 来源:钱江晚报

“曹主任,我考了600多分!可以报考心仪的大学了!“

“能顺利考到576分,真的太感谢曹主任了!”

随着2020年高考分数出炉,志愿填报工作启动,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炎症性肠病中心病房里,中心负责人曹倩每天都会收到这样的喜讯,看着这群孩子充满着喜悦与对未来的憧憬,她和同事们心里甭提多开心了。

今年参加完高考后,有10多位“00后”“老病号”继续回到邵逸夫医院接受治疗。他们都得了相似的疾病,叫克罗恩病。这是种炎症性肠病,通过规范化治疗,定期管理复查,这些年轻的患者都能够回归社会,做个“特殊”的普通人。

祝俊(化名)高考发挥得不错,考了近600分,报考了省内一所重点大学。他和母亲,也从开始的无助、绝望变得乐观、积极起来。

“以前,在给他洗澡的时候,我看着他瘦弱的身板,真的忍不住,只能背过身去哭,等他洗完澡,我再擦干净眼泪,强笑着把浴巾递给他。”祝俊妈妈说。

祝俊发病是在2019年的12月份。持续性地腹泻开始如影随形,最严重的时候一天要拉6~7次,再加上发热,体温最高至39.8℃。正值疫情期间,祝俊的持续腹泻与高热急坏了他的父母。当时正值高考备考,祝俊以为是高考压力太大了,肠道不舒服而已。可是在当地医院进行抗菌、消炎、止泻等治疗方法后,腹泻与高热依然没有好转。

连续腹泻加持续高温,使得祝俊身心俱疲,根本无法安心学习,更别提紧张的高三备考了,他的体重1个月间从之前的140斤暴瘦到120斤。在邵逸夫医院接受肠镜、小肠CT等一系列检查后,小祝被确诊为中重度克罗恩病。确诊后小祝一家人觉得天塌下来了。幸好经过及时治疗后,祝俊很快就回归课堂,抓紧时间冲刺高考。

同样是高考生的郝鑫,却已经与克罗恩病相处了三年。那年中考刚结束,郝鑫就感觉屁股痛,去当地医院检查发现是肛周脓肿,观察后发现脓肿慢慢地增大,因此选择了手术切除。

“手术一个月以内,我一直去医院陪儿子换药,结果发现伤口一直没愈合。后来手术创口愈合之后,旁边又长了一个肛周脓肿。我还以为是手术没做干净呢!”郝鑫的妈妈为他的反复病情担忧极了,暑假结束了,可是由于“肛周流脓”郝鑫没办法端坐,再加上时不时地腹痛、腹泻,高一的郝鑫不得不选择休学。之后半年确诊、治疗,病情缓解后,他坚持学业。“与它共处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常态。”郝鑫高考分数出来了,希望能考上理想大学,他说自己也要学会努力追梦,因为“得了克罗恩病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失去希望”。

目前,炎症性肠病被认为是一种慢性病,像糖尿病、高血压一样不能根治,也容易复发,中招的多是年轻人。但是随着对疾病认识的深入,各种治疗方法和各种药物的问世,使得疾病的控制变得更加可及!因此,学会与炎症性肠病和平相处,也成为了这些年轻人人生旅途上的必修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