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显示页
坚守评课的四大立场
发布时间: 2019-01-14 来源:中国教育报刊社

现实中,评课议课坚守自我立场的现象较为普遍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师的专业成长。我以为,评课要坚守以下四大立场:

一是教材立场。文本是客观存在,有其不同的社会价值,如怡情、消遣、教化功能,但作为教学文本,必须充分发挥其教育教学价值,充分体现教材的编写立场,包括知识意义和思想意义。教师对教学文本解读得对与错、优与劣、深与浅、多与寡、旧与新,都必须在把握教材编写的立场上进行,具体体现在落实预习、文本、例题、思考探究、积累拓展等基本要求,落实单元教学目标要点,体现单元训练重难点。适当的深与广是可以的,但最终以实现课程标准、提升学生素养为旨归。那种随意发挥、任意增删文本教学价值的做法是无视教材编写的有序化和科学化,特别是语文、数学、政治的文本价值多、广、深,每次评课必须加以辨识、研讨与改进。

二是教师立场。每位教师对文本的解读千差万别,关键在于正确与适度,这是为了在相应学段更精准地传道、授业、解惑、育人。教师系统地研读一系列文本很有必要,目的在于深入浅出或由浅入深地用好此文本,让学生借此习得知识与方法,发展思维与能力,从而更好地解决实际问题。若教得太多、太广、太深,教师的立场就明显太过了。

三是学生立场。对于公开课,授课教师和评课教师要特别关注学生立场。教师教学的一系列设计、讲授、训练都要指向学生素养培养的某一方面,如指向某一能力、方法、思维、情感、价值观,题型设置难易度、训练量、目标达成度如何,题干设置是否易于学生理解,讲解点评是否有针对性,该堂课有多少学生显性或隐性互动等,这是基于学生立场评课的重要指标。

四是教研立场。一些个别文本缺乏教研价值,而一旦作为公开课的教学文本,其教研价值应运而生。教研价值的大小轻重,取决于评议教师的课改意识,取决于横向比较的广度与纵向挖掘的深度。教研员由于见多识广,其评课必然更具教研视野,对于同一文本教学问题的设置、教学流程的预设、教学资源的生成、教学互动的评价、教学观念的体现等方方面面的点评,可能更高屋建瓴,更具学术视野,更能引领教师的专业成长。而一线教师评课议课更关注的是,每个知识点的传授是否到位,每个环节的设计是否更具逻辑性,每个文本重难点的教学与训练方法是否先进,在具体操作上的改进建议会让教师更加受益。

教材立场是正确有效评课的前提,若一堂课对教材意图未体现或体现得少,无疑是授课教师的重大失误;而教师立场、学生立场是评课的重要方面,教师教得好不好、巧不巧、有无艺术性,学生学得懂不懂、快不快、累不累,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者是否有效结合;教研立场则取决于授课教师选取教学文本的典范性与研讨性,取决于评课教师的综合素养、团队合作力,取决于教研员和教研骨干的领导力与前瞻视野。那种循规蹈矩、就文本评文本、就一堂课评一堂课的做法,无疑是低效的。

我们要坚守评课的四大立场,无论教师评议如何众说纷纭,只要抓住了评课的“纲”,就能淘沙取金,主动吸取,把一次次评课意见有效地用于改进自己的“教”和指导学生的“学”上,从而走上专业成长的快车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