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显示页
线上阅读的正确打开方式
发布时间: 2020-07-30 来源:人民网

如今,空中课堂、居家阅读催生阅读课堂新变化,线上阅读应运而生:学生通过多媒体终端、手持设备居家阅读,获取海量电子书、阅读公开课、名家讲坛等,实现了“开机即开卷”的便利阅读。然而,“开卷”未必有益。线上阅读如果仅停留在“上线阅读”,学生浮光掠影地接受视听刺激,其弊端也会逐渐显现:缺少资源整合,阅读不系统;缺少话题挖掘,阅读不深入;缺少激励促进,阅读不长效。因此,线上阅读还需要正确的“打开方式”。

资源整合,促进线上阅读更系统。我们都有一些顾虑:师生“隔空”阅读、学生接触电子设备会不会“浑水摸鱼”,以网络评论代替文本阅读?会不会“盲人摸象”,以看影视剧替代文本阅读?这就需要教师有线上阅读的“融合思维”,通过平台融合、媒体融合和学科融合,做阅读资源的引导者。线上阅读改变了教师“主导资源”的模式,学生可以从不同平台接触更多的资源,这些资源价值如何?需要教师成为“资源一分子”,指导学生以小组为单位确定阅读任务,每个小组成员自由选择阅读媒介,最终要获得一套阅读成果,借助不同的平台、媒介展示。以《红星照耀中国》阅读为例,学生可以通过搜索平台查找著作的中英文不同版本,对照阅读分析哪些翻译更忠实于原作,哪些翻译更有中国味;可以通过思维导图、电子海报、读书地图等不同媒介,进行历史、地理、道德与法治等跨学科阅读,探寻名著语段与其他学科交融的部分,用名著阅读验证、弥合、加深、延伸学科学习的内容,如重大历史事件始末(时间轴思维导图)、红军土地革命的政策(宣传海报)、红军长征途径地的地貌物产(读书地图)等。学生在资源海洋中自由游弋,要想不迷失方向,需要依靠教师与学生一起筛选、整合、比较、处理资源,在辨析中进入系统的思维阅读,汲取社会伦理、道德价值、学科知识的润养。

话题挖掘,促进线上阅读更深入。学生居家学习期间,如果是没有话题驱动的阅读,往往浅尝辄止。这就需要教师打造“问题超市”,围绕一个阅读话题,提供交流的问题、研讨的焦点,让学生线上获取知识。以《骆驼祥子》阅读为例,课上讨论的话题切入点有许多,但能引起学生深入思考的话题才是课堂教学的关键。比如,搜索不同版本的小说结尾,对比谈“小福子死与不死”带来的不同感受;列举造成祥子悲剧的几个原因,分析哪个是“致命一击”;探寻祥子人生突变的关键情节和关键人物……以第三个话题为例,教师可以提供给学生的阅读菜单有:祥子每一辆车被夺走及关键人物,祥子拉车遇到的不同主顾等。围绕这些主题,学生可以在电子书上检索,截取音视频,挖掘观点背后的文本,用文本支撑阅读体验,通过线上平台与其他阅读同伴交流、互动、讨论,不断丰富、提升阅读感受,并汇集电子成果。

评价互动,助推线上阅读更长效。与“考卷阅读”的“量化评价”相比,线上评价可实现“过程阅读”的“智慧评价”。数字化阅读有其内在优势:便于学生展示自我及同伴交流,延长课堂阅读走向生生共建的课外阅读,海量阅读资源创设个性化阅读体验,平台交互性可视化评价刻录学生阅读轨迹等。“打卡阅读”如何不“悬空”,需要评价来掌控。线上阅读的大数据会对学生阅读的时长、质量进行监控,教师可通过线上阅读工具,了解学生在屏幕上阅读的时间;通过线上作业、测试,了解学生对阅读内容的掌握程度,及时调整阅读进度,预测阅读走向。比如名著《西游记》篇幅较长,需要大量的课后时间进行阅读,教师就要借助线上评价互动,撬动学生持续阅读的积极性,引导学生共读、共赏、共评。教师可以设计小组“朋友圈·取真经”活动,大家共同阅读的同时,每个学生充当取经团队中的一员,每天配图发微信朋友圈,其他成员点赞、回复交流;可以借助聊天工具组织空中互动课堂,探讨《西游记》中的妖怪形象,讨论女儿国算不算“一难”,分析孙悟空和唐僧谁是主角,探究为什么不让孙悟空背着唐僧飞到西天取经等,评选学生“擂主”。一段时间以后,还可以组织线上作品展示、视频展播,评选最美朗读者、最佳阅读推介人等活动,用互动互粉的评价,延长线上阅读的链条。通过线上“智慧评价”,可以提高学生阅读资源搜集、辨析,阅读问题提炼、探究,阅读交流、合作等多方面能力。

总之,线上阅读不应止于上线阅读,教师要做到资源上线,打开名著的源头活水;话题上线,揭开名著的文本密码;评价上线,荡开名著的思想涟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