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显示页
给教师减负,该如何减
发布时间: 2019-01-23 来源:中国教育报刊社

在1月18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,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。陈宝生说:“这些年来,我们一直在努力给学生减负,今天我要强调,教师也需要减负。”“今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,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。要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、考核、评比活动,实行目录清单制度,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,要把教师从‘表叔’‘表哥’中解脱出来。”

陈部长的这番讲话毫无意外地被各大媒体引述过来做了新闻标题。2019年新年伊始,为学生减负,给老师减负,再一次撩人心动,朋友圈及微信群、QQ群等社交媒体上,老师们群情激动,为陈部长很接地气给老师减负纷纷打Call。

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有道是,起得比鸡还早,睡得比狗还晚,干得比牛还累。填不完的表,做不完的系统,查不完的档案,改不完的作业。但相比较学校里“表叔”“表哥”,我觉得我们中职学校的班主任更是“压力山大”,中职学校的教师也很辛苦。许多人认为中职学校没有什么升学压力,中职生混学习,老师混教学,其实事实上不是这样的。就在最近几天,大家都放假了,班主任还被留在学校里填报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表。

给教师减负,要减掉“副业”之负担。中职学校里,班主任既要带好课,管好班,看好学生,又要担负起如:创建文明城市、禁毒教育、法治教育、安全教育、卫生健康教育、志愿服务等活动,有领导要来校指导工作,动辄就得班主任亲自出马组织学生打扫卫生。每学期填报的表册繁多,残疾学生、问题学生、校园欺凌、精准扶贫、家庭困难等。

理性看待中职学校班主任工作,有的活动、有的表册,确确实实还必须由班主任来完成的。但一旦放开这个闸口,其实也就无所谓什么给教师“减负”的问题。事实上,正是来自外部过多非教学因素的“副业”,往往干扰了班主任及教师“立德树人”的主业。教师疲于应对各种各样的“进校园”活动,看似忙得不亦乐乎,其实也没忙到点子上。

给教师减负,要减轻教师“主业”之负担。教学是教师的核心工作,作为专业技术人员的教师,其本职工作就是要搞好教学。围绕教学这一“主业”所开展的有关会议、培训、研讨、备课、上课、实训、评议、考核等工作颇多,特别是中职学校的专业课教师,由于中职学校的教师编制数是按师生比卡死,没有重视到职业学校专业课程的多样性、复杂性,中职学校专业课教师紧缺,大多数教师工作量严重超标。同时,职业教育灵活多样的办学机制在实践中往往打了折扣,比如,国家允许职业学校聘请专兼职教师,但由于专兼职教师的报酬低,30%的职业教育附加费未能兑现,各地执行这一政策差异较大。因此,除了学校内部努力外,还需要相关部门真正为解决职校师资短缺的问题而努力,切实将教师主业负担减轻下来。

给教师减负,还要减教师精神之压力,生活之包袱。中小学教师负担之重,重在各类检查、考核、评比活动多,重在“表叔”“表哥”上。但如此这般的考核评比,指向教师精神与生活压力之重的也确实不少,比如,各级各类优质课教学奖项的争夺、各级“园丁奖”的评比、各级各类教学能手、骨干教师、学科带头人、名师工作室等评选;又比如,初级职称评中级职称,中级评高级职称,十级岗位晋升九级、八级岗位,七级岗位晋升六级、五级岗位,副高级晋升正高级......这些考核、评比可是实打实,货真价实的“表叔”“表哥”,首先是名额极少,第二是成色足。

教育本来是最有温度的,教师本来是最有涵养的,为人师表,但放眼现实,我们的老师在如此考核和评比面前,互不相让、互不相容。也难怪教师,名利之争,从来都是天下人的营生之计。教师既要爱岗敬业,无私奉献教育事业,又不得不去参与这些关系自身利益的考核评比。教师精神与生存压力极大,关系每一位教师切身实打实利益的问题,如何减?这是为教师减负最为至关重要的。

给学生减负,为教师减负,让学生幸福成长,让教师轻装前行幸福工作,让教育健康向上发展!这是时代呼唤的务实之举。应当看到,为老师减负,实行目录清单制度,只是减负第一步。当务之急,重要的是把具体事情做好,把实在的减负措施落实好,防止“减负”反弹,“减负”不成反倒越减越重,变为“加重”,这方面中小学生“减负”即榜样。